mbl & Nagra & dCS三雄相争

来源:u-audio 发布者:梁过 版权:转载

本文很像是用三组唱臂+唱头的组合,然后接上同一套唱放来演绎,还好RING DAC算是中性能够忠实的担起任务。Esoteric有着最优的解析力和空间描绘能力;mbl的低频、超低频量感较多,但对软件的宽容度最高;Nagra在两者之间,有时较靠近Esoteric有时比较靠近mbl...

各位看官且别奇怪为什么梁过会在此发文,这一切都是dCS Vivaldi One的错!

当初我看到这部机器在台发表,不知上哪去瞧瞧,跟汉丞提起时,刚好他跟经销商有预约试听了,于是我和Vivaldi One的初结缘他是见证人,所以本文奉献给U-Audio,前言表过回归主题。

mbl & nagra & dcs

话说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数字讯源的演化过程也是如此。一开始的CD播放机都是单机式,而后渐渐出现分工的两件式、三件式,当然也有四件式了,CH Precision应该可以更多件?然而,数字流兴起后,又渐渐出现把许多功能都整合起来的机型,我用着的dCS Vivaldi One就可以是其中代表作,单一机身里建置了所有想得到的使用方式:CD以及SACD光碟的播放,Roon ready数字流的播放,当然也可以当成DAC使用,不但有一组USB输入可以连结电脑播放档案,另一组USB接随身碟,还可以外接数字转盘,除了该有的同轴输入(有3组,保证接收192kHz/ DoP 64)、一组光纤(96kHz),AES的数字输入就有两组,这两组合并使用时是可以接收最高达384kHz及DoP 64/ 128,然而分开来各自都可以独立运作接收 192kHz/ DoP 64,也幸亏有这个功能才促成了本文的诞生。

mbl & nagra & dcs

是的,本文是挑战没人尝试过的3个转盘之间的横向比对:

首先是Vivaldi One内建的Esoteric VMK3VRDS Neo,再来就是两个不同世代的飞利浦读取系统。mbl 1621用的是 CDM-12 pro, Nagra用的是 CDM PRO2。因为AES端子配搭上高阶的Transparent Reference XL AES数字线,可以确保传输的精确性,所以Vivaldi One上面这个罕见的两组AES输入,让我得以尽情享用dCS先进的Ring DAC功能(我的认知是AES优于同轴),当然飞利浦系统只能读取CD,所以只能就这部份来进行。

mbl & nagra & dcs

负责任的厂家虽然外购读取系统,一定会自行Modify,每家都有自己的秘技,不一而足。外观上,mbl 1621最简单,掀盖式加上像锻造钢圈般的CD镇;dCS就是一个滑动抽屉式的承盘(碟片在抽屉闭合之后才会固定在读取系统上);Nagra最可爱,虽然也是滑动的抽屉式,但是整个读取系统都是固定在这个抽屉一体的,也有一个小小的磁吸CD镇。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厂家的各显神通,基本上都是尽量让读取系统稳固的工作。

接下来就是moment of truth,进入实际聆听的阶段:

第一个登场是郑京和的「巴赫无伴奏小提琴」里面大家都熟知的「夏康舞曲」,选择熟悉的音乐是可以专注于分辨音色、音质上的不同。两组飞利浦系统都有倾向于较宽松的走向,Esoteric 则是适度凝聚的线条。mbl则更松一些,相对的Nagra则是中高频、高频比mbl亮一些。细节以Esoteric最多,Nagra次之,年纪最大的mbl以毫厘之差位于第三。

请特别注意我的mbl 1621是第一批引进的,已经服役超过12年以上,镭射强度有否衰减我也没检修过,这么多年来只修了转轴的胶垫(只花费1500元)。在这第一个回合,Esoteric以参考级的全面性演出胜出,细节多而顺畅,空间感也最优,两组飞利浦系统则是稍稍暗了一些,并列第二。

mbl & nagra & dcs

第二回合是细川绫子「A Whisper of Love」专辑中的「Too Young」,情势略有不同,Nagra的女声唱来最有韵味,原音bass弹来既宽松又清晰,Esoteric独具的高解析力在此却少了些许韵味,原音bass很清晰却稍紧了一些。mbl比Nagra的人声更松一些,一样的婉转有致,原音bass也更松一些。这一回合应该是Nagra第一,mbl 第二,Esoteric第三。

进行至此是不是越来越有趣了呢?

The Oscar Peterson Trio的「We got requests」,是每个音响迷都该有的参考片,调音时的重点在于平衡、自然。这里听两首:「The days of wine and roses」;「You look good to me」。三个表现各有千秋,所以我要给个禅意十足的形容,请各自解读:如果是周六早晨,我会用Esoteric来播放;平日的下午,我会喜欢Nagra的声音;傍晚时分或是深夜,我会放松在mbl的演奏里。所以在这张CD的播放时,我认为各擅胜场,既没有赢家也就没有输家。

Leonard Cohen 「Ten New Songs」只听他的歌声,Esoteric 最年轻,Nagra年长了五岁,mbl又再年长了三岁。因为mbl唱来的沧桑感最符合他的年龄,我偏好mbl排第一,另外两者并列第二。

mbl & nagra & dcs

「Chesky CD12」这张也是我长期调音的参考,这里出现了比较需要复杂叙述的状况。选择的是「斯拉夫进行曲」,Esoteric演奏的弦乐组稍稍偏亮,mbl 则偏暗,而Nagra则在两者之间;铜管组也类似,Esoteric 比较有金属的光泽感,mbl仍然是较温润,Nagra依旧在两者之间;低音大提琴、定音鼓、大鼓的部份,Esoteric凝聚而清晰,mbl和Nagra都较庞大,但是mbl较蓬松,而Nagra较坚实。在这里我选择Nagra爲第一,mbl次之。

再来一张大场面的作品,Sinopoli指挥的华格纳唐怀瑟序曲,在这里是Esoteric以全面性精准的诠释大获全胜,Nagra以微小幅度次之,mbl因为对空间描绘能力稍逊而殿后。

Pires, Dumay和王健演奏的「莫札特:钢琴三重奏」则是三者各具特色,我无法说是谁能赢过谁。

mbl & nagra & dcs

整体看来本文很像是用三组唱臂+唱头的组合,然后接上同一套唱放来演绎,还好RING DAC算是中性能够忠实的担起任务。

行文至此好像该分个高下,然而一路走过来却越来越清楚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即便是自身心情状态的不同,都可能会选择用不同的组合来聆听,更别说每张软体录音的相异之处是更大的变数。但结论仍旧不可无:

Esoteric有着最优的解析力和空间描绘能力;mbl的低频、超低频量感较多(高频也稍暗),但是对软体的宽容度最高;Nagra在两者之间,有时较靠近Esoteric有时比较靠近mbl,听爵士人声有说不出的迷人韵味。mbl与其它两组稍不同的是,音场的深度浅了一些,但是宽一些,聆听起来非常轻松,但如果乐器、人声3D感再强化一些就超级可怕。

整体来说,Esoteric的解析力无话可说,但是稍偏冷调,而飞利浦系统则相对偏暖一些。基本上,我想这只是一个有趣的比对,对大家的实质帮助应该不大,只是个分享,是为此文。

关注【博彩线上娱乐推荐】公众平台

    ID:国际娱乐博彩大全音响网 ID:hifidiy_2016